• 大酒桶

      海德堡城堡内的大酒桶在德国选帝侯约翰在位期间的1589由迈克尔•沃纳•德朗道主持建造,历史3年建成,容量超过13万升。大酒桶占据了海德堡酒窖的中心层,酒桶室高9.67米,圆形穹顶,最初有13个窗口,它们都被相邻的副楼堵住。当时酒桶获得了极大的名声,但后来不幸毁于三十年战争,腐烂的木头还被当作燃料使用。这是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大酒桶”。

      第二个大酒桶建造于选帝侯卡尔一世•路德维希(1649-1680)时期,也就是莉兹女爵的父亲。这个大酒桶容量更大,将近20万升,1664年在宫廷膳食总管约翰内斯•迈耶的主持下由海德堡工匠制造,在选帝侯卡尔•菲利普(1716-1742)期间进行了翻修。1727到1728这两年,密封性已变差的大酒桶被彻底翻新。除此之外,卡尔•菲利普还让人添了新的造型装饰。此后这个大酒桶就由廷臣佩克欧,一个爱喝酒的侏儒看管。

      1740年开始,由于高昂的修缮费用,人们希望建造一个新的酒桶,于是这个酒桶在1750到1751年间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今天我们熟悉的最后一个“大酒桶”。

  • 王者之钻

      举世闻名的“摄政王钻石”色泽纯净,完美切割,堪称“世界最美钻石”,跻身于全球十大钻石排名之内,更是法国摄政王菲利普二世统治时期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原重410克拉。它于1701年在印度被发现,此后20年间被不断加工并辗转于商人之间,钻石被切割、加工和琢磨成若干颗钻石,其中最大的一颗重140.5克拉。

      由于钻石价格昂贵,许多欧洲王室闻之却步。直到1717年,莉兹女爵的长子菲利普二世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势,以65万英镑的高价买下了这颗大钻石,并取名为“摄政王钻石”。1772年,这颗摄政王钻石被镶嵌在了路易十六加冕的王冠上,1799年,拿破仑把这颗钻石镶嵌在宝剑上,之后滑铁卢战役,拿破仑被击败了。恢复君主政体后,查理十世把“摄政王钻石”镶嵌在王冠上。在之后的拿破仑三世和欧仁妮结婚时,王室珠宝匠曼塞尔·巴布斯特为欧仁妮王后设计了一顶新的王冠,并镶上“摄政王钻石”。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1940年巴黎沦陷前,法国政府把“摄政王”钻石隐藏在卢瓦河畔香波尔城堡中。1945年,“摄政王钻石”重返卢浮宫的阿波罗艺术品陈列馆。

  • 亲王王冠

      莉兹品牌标识上的王冠是法国波旁王朝仅次于国王等级的王冠。王冠为金色,上部是五朵法国国花鸢尾花,冠身镶有红蓝宝石和钻石,鸢尾之间还镶有珍珠。莉兹女爵的丈夫菲利普一世作为法国国王路易十三的次子,属于正宗王室,有着“Monsieur”的称号,是“法国的儿子”。路易十四继位后,他们的儿子菲利普一世便成为了与王室血缘最亲的宗室成员,是法国的“第一亲王”。在菲利普家族的徽章中可看到这顶王冠,只是珍珠被去掉了。因此这顶王冠体现了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一世无比尊贵的身份地位。

  • 拿破仑之剑

      拿破仑一生征战无数,胜利反击过五次反法联盟,其中著名的战役有土伦战役、奥斯特里茨战役、弗里德兰战役等。常常亲自指挥战争的他拥有众多兵器:长剑、短剑、军刀,除了睡觉几乎剑不离身,而人们最熟知的莫过于他在1804年加冕仪式上所佩戴的剑,之后被称为“加冕之剑”。这把剑上一共镶嵌了42颗名贵钻石,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摄政王钻石”。不久“摄政王钻石”被镶嵌在了一把被称为“王者之剑”的短剑上,此时拿破仑已称帝。因此拿破仑的这两把剑分别代表了他“执政官”和“法兰西第一皇帝”的尊贵地位,是他迈入权力巅峰时期的象征。

  • 盾牌

      盾牌是古代作战时一种手持格挡,用以掩蔽身体,抵御敌方兵刃、矢石等兵器进攻的防御性兵械,象征着保护自己并战胜敌人。在欧美,盾牌象征着一种社会地位,只有王室才有权力以盾牌为标志用在族徽或者装饰上。

      莉兹品牌标识上的盾牌是奥尔良公爵世袭爵位徽章的图形之一。在图形中,天蓝色的纹章底色上是三朵金色的鸢尾花,象征着法国王室血统;鸢尾花上部是银色的三齿耙形图案,表明家族的宗室身份。该盾形图案从卡佩王朝以来一直是奥尔良公国的徽章,波旁王朝时期从菲利普一世的叔叔加斯东开始也使用此盾形图案作为奥尔良公爵家族世袭的徽章,直至路易•菲利普一世统治的七月王朝。因此这个盾牌代表了奥尔良公爵菲利普一世及其后代的整个家族,也是莉兹女爵的家族后代。

王室奇珍